--------------------------------------------------------------------------------------------- This paragraph is used for fulling the width of the flex item container ---------------------------------------------------------------------------------------------

与不良商家斗争总的方法论

保存证据链

从广告到商品/服务介绍,从用户协议到服务合同,付款凭据/小票,一切可以用来描述或佐证我们的遭遇的材料都是我们的资源,还包括维权过程中对方的行为和表达,总之:收集一切。

关于证据保存的方法和工具,详见:[证据保存的方法和工具]

从关键弱点出发

不良商家甚至是“黑店”往往同时包括了多项违法违规违反合同的情况,这些法规可能涉及到多个监管部门(后文会提到我们如何利用这一点),这些部门中有一些是与此利益攸关的核心对象,找到关键的弱点,并集中力量在这些关键部门可以让我们以最低的维权成本最快取得成果。

例如,多数的“黑店”拒绝提供也无法提供发票,主管的税务部门是核心的利益关联方,那么这个时候向税务部门举报发票问题很容易获得成效。(涉税违法甚至是对付美国黑帮的重要手段)

引入多个监管方

当我们发现对方的多项违法违规的情况时,除了集中力量向关键核心的主管部门投诉反馈以外,引入更多的监管方也相当有利:

  1. 增加压力水平:应对多个部门的问询和关注必然增加对方的压力水平和风险水平
  2. 扩大调查的规模:部分部门可能有调查权,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发现更多隐藏问题
  3. 统计层面的贡献:“黑店”在相应部门必然已经遭遇过不止一次的举报和投诉,尽管单次的投诉可能并无成效,但投诉的数量累计会让主管部门感觉到被投诉的对象是一个“麻烦”

除了常规的主管部门,不同的投诉对象可能还有一些另辟蹊径可以投诉的渠道,例如胁迫交易或者虚增金额的情况使用信用卡或者支付宝等方式付款后,可以向信用卡中心或第三方支付投诉;商家店铺开在某个商业广场的,可以向物业运营方投诉。

提出“掀掉房顶”以求得“开窗”的权利

在与不良商家斗争的实践中,不论商家的违法违规多么明显和恶劣,我们的主管部门、消协、派出所民警,他们首先是认为受害的消费者大费周章的维权是“惹事生非”,恶劣程度不亚于施害的商家,同时他们又深谙中国人“折中”的方法,总是寄期望于双方各退一步能将“问题”解决。 基于这一点,我们在提出维权的诉求时,不妨总是额外附加一些“公开道歉”、“交通费/误工费/电话费”的需求,用作调解环节预留的空间。

“给丫一个特写”

引入公众媒体监督,或者利用自媒体、论坛这些渠道来曝光不良商家不仅能给对方造成巨大的舆论压力和负面宣传效果,还可能引起主管部门的关注,同时也为潜在的受害者提供了预警。 独立获取媒体资源的成本和难度较大,比较简单的办法是通过大众点评等网站发表评价,或者通过微博发布遭遇并@相关微博账号。

不妨拿起法律的武器

以上这些方法都用尽后,我们还有一个“大杀器”可以作为最终手段,那就是法院起诉。 虽然把这个方法放在最后,但法院起诉可以说是以上这些方法中最有效的方法,由于开庭后会有诉讼记录产生,绝大多数的情况商家在庭外调解阶段就会主动寻求和解。对于行迹恶劣的商家,大可以拒绝和解选择上庭,即使最终败诉也会对商家信用产生负面影响。

“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不论上述的手段是否能够达成我们的维权目标,对于大规模长时间故意违法的情况(例如[江苏启宇理发连锁]),唯有将对方置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才能有效的遏制其不法的行迹。 总结你的方法,并将其分享出来,参与维权指南的共创。


依然存在疑问?

请加入我们的Telegram 群,获取大家的帮助。